此题无解:一边打着胰岛素,一边喝着奶茶

来源:兽楼处 日期:2021-10-13

  六年前,一位房产老板接到父亲的电话,说香港媒体怎么又报道你了。这位老板的回答,让老父亲在电话那头翻白眼:

  咱对于咱家族的作用,相当于王思聪之于万达。

  六年过去了,思聪对于万达到底是什么作用,已经不太能看清了。这位娱乐圈纪委现在很少发微博,上一次上热搜,还是被湖南常德妹子孙一宁送上去的。经营多年的“国民老公”人设,也彻底翻车。

  而六年后,那个以毒舌闻名的房产老板又一次接到了老父亲的电话。这一次,老父亲嫌她丢脸了。她嘴上还是很倔强,说我没偷没抢没杀人放火:

  高低起落沉浮,都是我经历与应得的。

  “丢脸”的事,是一笔债违约了。前几天,花样年集团曾小姐办公室发了一份文件。文件也解释了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标普突然下调公司评级,导致美元债违约了。

  文件名字叫“宝爷家书”。开头是“各位花花”,家书里还是用了“不躺平”、“也能支棱” 等性情和可爱的字眼。宝宝还是那个特立独行的宝宝,只是花样年已不再让人放心了。

  为了救公司,花样年刚把物业公司作价33个小目标,卖给了碧桂园。先期的23亿交易款和7亿元贷款,国庆节前就打过去了。账面上似乎还趴着大量现金,但这家中型房企还是选择暴雷了。

  宝宝后来在微博发了一张《至暗时刻》的电影海报。

  迎来至暗时刻的,不仅仅是花样年。国内借新还旧的渠道被锁死,再是恒大事件冲击,境外债券市场杯弓蛇影。

  昨天,另外一家中型房企当代置业,也宣布2亿美元的债券余额延期兑付。

  他们似乎没有像花样年、新力那般躺平。当代置业的老板张雷和总裁张鹏正在处置自己个人资产,向公司提供8亿元股东贷款。

  当代置业的物业公司第一服务也暂时停牌。据说正在谈判出售股权。

  看到当代置业延期兑付,一家销售额前十的房企董事长给我打电话感慨,当代置业在房地产行业产品口碑不错,过去也相对稳健,但连他们都发生了流动性危机。

  我给你打电话就想说一件事,得有多少企业在悬崖边上呀!

  债券是过去几年房企们狂飙突进的重要助力器。但当年饮下的这杯醇酒,正逐渐变成另外一种液体。

  很多朋友很关心在接下来的美元债偿还高峰中,有哪些房企会步恒大的后尘。我做了几个表格,研究了下上市房企的美元债,发现天台还是挺挤的。

  10月份接下来的日子,有6家房企需要偿还美元债。而从11月到明年一季度,有38家。这些还不包括一年内到期的800多亿人民币债券。

  过去一周,有40多只地产美元债跌幅超过20%。像当代置业这种拒绝躺平的,后续怎么自救值得关注。

  1

  国庆假期后,碧桂园把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感受,传达给了所有员工:

  现在难,太难了。

  就在九月下旬,莫斌刚刚召开过总裁会议,宣布了要誓保8000亿的年度销售目标,9月份至少要实现640亿,10月目标是卖掉960亿。

  上个月,碧桂园就算使出包括降价在内的浑身解数,完成539亿,距离目标还差100亿。

  所以短短十几天时间,碧桂园的态度就变了。从总裁会议上乐观表态的行业基本面没问题,变成了最新指示中的太难了:

  已无继续高速大规模增长的基础;

  加速出清和暴雷,由量向质转变。

  碧桂园为做这两层面论断,拿出了四条论据:

  套户比超过了1;

  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

  城镇化率已达到相对高点;

  市场信息不对称改善,购房者决策不易“被误导”。

  碧桂园说的第四条依据,让我思考了很久。原来这么多年来,我就是“被误导”的那位。

  碧桂园曾经透露过,他们已经进入了1334个区县。全中国加起来的县级行政区域一共是:

  2846个。

  这轮楼市调控中,碧桂园很幸运,他们躲过了一二线城市的土地两集中政策的打击。但在另外一个战场,碧桂园感到了寒冷。

  碧桂园重新把市场分为人口流入和人口流出两种。从此,人口将成为碧桂园考量市场的第一要素,人口流入的地方,核心地段和好产品,不能贱卖;差地段和差产品,要坚决出货。而人口流出城市,要按供需分类,供需失衡地区要:

  坚定出清,暂不进入。

  碧桂园告诉手下的一百来个区域,首要原则是能养活自己,牺牲部分市场和项目利润,也要保核心资产。这一百多个区域,每天都要给他发信息,汇报工作。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