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那场让人胆寒的非典,到底是怎么突然消失的?

来源:国防时报排头兵 日期:2020-02-13

2019年末新型冠状病毒悄悄来袭,将人们拖进2020年,还未消停。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不禁想到2003年的非典。2013年,“凤凰大视野”上映了一部关于非典的5集纪录片《非典十年祭》。这部关于2003中国非典疫情的纪录片,豆瓣评分高达9.4。

2003年那场让人胆寒的非典,到底是怎么突然消失的?
站在2020年的春天,通过这部2013年的纪录片,回望2003年的那个春天,别有一番滋味。片中引用加缪在《鼠疫》中的名言:“人类能在这场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 现在重温《非典十年祭》,正是在加强对过去的记忆。因为只有记住过去的教训,才能走向更好的未来。

开始以为只是普通感冒引起的肺炎

纪录片以采访当时抗击非典的医护人员和患者为主,穿插当时的照片及新闻片段,以一种客观但有温度的视角审视着当时人们的所作所为。

2002年12月10日,在深圳一家饭馆打工的厨师黄杏初因高烧不退、呼吸衰竭等症状被河源市人民医院转院至广州军区总医院,入院后,检查发现他的肺部出现大片的实变,高烧七天不退的黄杏初来到广州军区总医院时,已全身发紫、神志不清。他,就是2003年春节,国内确诊的第一例非典病人。

2003年那场让人胆寒的非典,到底是怎么突然消失的?

经抢救,黄杏初的症状得到缓解,他的体温回归到了正常数值。广州军区总医院的医生虽然对他的病状感到不解,但并没有过多担忧。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起由普通感冒引起的肺炎时,河源市人民医院却突然传来消息,曾治疗与接触过黄杏初的所有医护人员,都出现了相同症状。此外,远在200多公里外的广东省中山市也出现了相似病例。

民众在片面得知这些消息后,开始出现大批量抢购药品的情况,河源市、中山市等出现类似情况的县市几乎所有药店的板蓝根、口罩、维生素等常用药品都被抢购一空,一种莫名与未知的恐惧席卷了广东。

出于种种原因,当年的广东省政府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有效的隔离措施,这一疏忽,让SARS病毒成功搭乘春运这趟列车,席卷了全国各地,甚至整个亚洲。

奋战一线的白衣天使们

2003年2月24日北京市出现了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数周之内,北京,变成了一座围城,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北京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决定,紧急征用北京小汤山疗养院,建设非典疫情定点医院。这座在极短时间内临时搭建的医院,历经51个抗击非典的日日夜夜,送走了几百名痊愈出院的非典患者。

观看《非典十年祭》纪录片,一个很深的感触:如果这世间真有神一样的人物存在,那就是这些白衣天使们吧。当我们还对非典无所知时,医护人员用血肉之躯,与患者站在一起抵抗“敌人”。他们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为防控非典做着最大的贡献。

当年的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管护师张积慧曾是广东省第一批参与治疗非典疫情的医护人员之一,后来,她曾根据当年奋战非典的经历整理成《护士长日记》。

2003年那场让人胆寒的非典,到底是怎么突然消失的?

在采访中,张积慧回忆起一个细节,有一次救护车拉来了一批转院来的非典病人,她站在医院大厅里大喊“所有护士!过来接人!”,一连喊了好几声,没有一个护士出来,直到过了几分钟,才有护士陆陆续续从护士站跑过来。

后来,张积慧问她的护士们“为什么早上那么紧急的情况没有立刻出来,你们在等什么?”,年轻的护士们流着泪跟她说,她们一听到有非典患者,腿就软了,不是不想出来,是站不起来。

这样鲜活的例子,几乎每一天都发生在当年的全国各大医院里,这些身披白衣的普通人,并非钢铁之躯,但他们坚守着自己的职业素养,纵使前方敌人凶残,依然向前迈进。

疫情会结束,但人类不能松懈

2003年6月10日,北京连续3天保持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既往确诊病例转为疑似病例数均为零的“四零”纪录。2003年6月20日,小汤山医院最后18名患者出院。在短短51天里,这座全国最大的非典定点收治医院完成了从组建、运转到关闭的全过程。

2003年6月21日,小汤山非典医院安全督导办公室主任焦卫红为胜利哭泣,给大伙敬礼,在他们的努力下,全院1383名医护人员无一感染。

在整个抗击非典的过程中,我们的医护人员、相关部门,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谓是沉重的,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用他们的信念和热血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筑起了一道血肉长城。

至今还有人在问:非典是如何消失的?更有人说,不是人类战胜了非典,而是非典放过了人类。它匆匆而来,制造了一场全国范围内的灾难,又因为高温匆匆而去。有专家称,正是由于非典的传染性较弱的特点,给了我们机会。在我们进行大规模的隔离预防后,很快就切断了病毒感染源。再加上天气变暖,气温升高,病毒难以存活,就这样在全国人民众志成城的努力下,非典消失了。

2003年那场让人胆寒的非典,到底是怎么突然消失的?

在《非典十年祭》的片尾,恰似预言:“人类虽然走到了物种的最顶端,但病毒更早是地球的主人,比人类的存在更古老。我们不知道它因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何而去。”

疫情会结束,但人类不能松懈。非典时期,考验的是我们的医疗系统、是科学知识,但考验的更是人性,以及那些对科学的无知、傲慢、恐慌。放到今天,也一样。为了不重蹈覆辙,我们需要更理性地应对今天的新挑战。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