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医疗全球第一,为何还羡慕中国的和平方舟号(图)

来源:帧察点 日期:2020-02-15

自从2月3日“钻石公主”号邮轮提前返回横滨港至今,船上人员已检出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218例,如果将其与日本其他30余例感染者合并计算,日本就成了此次新冠病毒境外确诊感染者最多的国家。不过由于“钻石公主”的船籍注册在英国,故而在世卫组织的统计当中,该船上的感染病例是与日本本土的病例分开计算的。



▲众所周知,“钻石公主”号是日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图为2月13日世卫组织的统计数字)


但再怎么说,此次“钻石公主”执行的是由横滨港出发最终返回横滨港的旅游航线,且船上大多数乘客也是日本公民,所以日本方面无论如何都不能真的将其当作外国来处理。其实自打“钻石公主”返回横滨港后,日本就向船上派出了一些医务人员,但很不幸的是,就在这批医务人员中,也出现了新冠病毒的感染者。



▲自卫队的医疗力量也已经开始承担与“钻石公主”号相关的部分防疫工作


“钻石公主”号邮轮设计载客量2600余人,另外船上还有1100名船员和服务人员,目前除已经上岸转诊的确诊感染者外,14日开始,部分感染检验为阴性的船上人员也开始进行撤离,包含80岁以上高龄者、居住于船上无窗客舱的乘客和患有其他疾病史的人员。



▲左下角可见“钻石公主”的乘客年龄情况,老年人比例很大。注意靠近船体中线这些红色标注的无窗客舱,通风全赖中央空调,有着更大的感染风险



▲而且仍有3000余人未进行检验,需要继续留在船上,在这种情况下交叉感染的风险仍然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不让人联想起“买了一筐梨先吃烂的”这种故事

就如前文所说,将“钻石公主”的确诊病例与日本的确诊病例分开计算,虽然在数据上相对好看,但民众的担心与恐慌却是实实在在的。鉴于横滨港的情况,可能确实难以就近安排大量的隔离病房与救治设施,于是自打此事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之后,日本网络上就开始不断出现“要是有医院船就好了”的声音。



▲比如这位日本网友就给河野太郎留言:“自卫队请出动医院船吧!”


——对不起,没有

等到2月12日,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提出,由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有必要讨论加快配备医院船的相关事宜。而到了14日,防卫大臣河野太郎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已经指示防卫省和海上自卫队方面,要好好研究讨论一下装备医院船的事情。



▲加藤:“你们说,这事儿是不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河野:“那我们就讨论一下好了”


目前,海上自卫队并无专业医院船,仅在出云型/日向型直升机驱逐舰、摩周型补给舰和大隅型运输舰等舰艇上配备一定数量的病床和医疗设备,且单舰数量都并不多,这几型舰艇的病床加起来总数在200个左右。一来为收治大量伤病员将全部上述舰艇凑到一起不太现实,二来单舰又难以满足大规模需求,而如果作为非专业医院船收治传染病患者,又因不具备足够的隔离能力,反而容易为其他舰员带来感染的风险。



▲出云型直升机驱逐舰具备多用途功能,但医疗能力上仅有35个床位,无法与专业医院船相比

为何在亚洲最早发展现代医学,如今医疗水平长期蝉联全球第一的日本,却没有一艘专业医院船呢?其实在1945年前的旧日本帝国,陆军与海军的医院船也大多是战时临时征用改装的民用客轮。如旧日本海军最大的医院船“冰川丸”,原本就是运营跨太平洋航线的一艘邮轮,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才被征入旧日本海军作为医院船使用。



▲战时状态的“冰川丸”



▲战后“冰川丸”恢复民用客轮身份,退役后作为博物馆停泊在横滨市山下公园。说起来日本体育协会首任会长,首位国际奥委会委员嘉纳治五郎,就是1938年5月因为肺炎死在这条船上,而他生前着力促成的1940年东京奥运会,也在两个月之后因日本全面侵华战争而被取消


战后依据和平宪法放弃交战权的日本,没有了“战时”,自然也不存在“战时征用”的改装医院船了。而“专属防卫”的自卫队,也将主要依托本土的各类医院设施来处理自卫队人员的伤病问题。

既然自卫队没有医院船,民间是什么情况呢?非常尴尬的一点是,在日本相关法律规定中,船舶是无法执行与医院相同的医疗能力的,换言之就是“没有资格”。这就导致日本民间最接近“医院船”概念的船只,是民间团体“济生会”所有的“济生丸”,主要在濑户内海周边进行巡回诊疗,而它只是一艘排水量180多吨、长33米左右的小型船舶,充其量只能算作“水上诊所”。



▲虽说“济生丸”上面的检测设备颇为全面,但没有床位的它,最多也只能说是“水上诊所”

然而日本作为一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岛国,显然不能说对专业医院船没有需求,实际上,早在本次新冠病毒疫情之前,日本就多次讨论是否应该建造医院船。2013年,由内阁府牵头出具了一份“灾害时多目的船”(医院船)的研究讨论报告,在这份近80页的报告当中,提出了日本发展医院船的相关需求、建设或者改装医院船的几个方案以及这些方案所需的建造费用成本等,同时还例举了世界上其他国家所装备的医院船进行对比,其中就包含人民海军的866“岱山岛”号(大部分报道中称作“和平方舟”)大型医院船。



▲报告中用于对比参考的各国医院船,其中920型指的就是“和平方舟”

历数日本自卫队的海外派遣任务,联合国体系下的维和任务(PKO)与对外紧急援助占据了较大的部分,日本政府机构也相当重视与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在内的对外医疗合作。然而相比服役后在世界各地活跃的“和平方舟”,缺乏同类船只的日本就难免显得“矮人一头”,这也是一部分日本人主张建设专业医院船的重要理由。





▲“和平方舟”服役12年来,已经成为人民军队和中国医疗力量对外交往的一张名片。下图是2017年“和平方舟”首次环非洲访问诊疗的航迹图

如今,距离这份报告发表已经过去了7年,报告中主张建设的专业医院船或者改装医院船仍然没有结果。其间曾有公益社团号召日本应当修改上文提到的,船舶无法执行与医院相同的医疗能力这项法律,并发起了为医院船先期研制费用等款项发起的众筹,由于日本医学大佬们号召力巨大,所以很快就轻松筹到了200万日元。



▲别看就88个人掏钱,但其中大额捐款的为数不少,有俩人更是一次掏了50万日元。不过钱是筹够了,但至今也没有下文

虽然碍于这次“钻石公主”的疫情处理情况实在过于难看,如今两位大臣都对医院船一事先后发话了;但考虑到日本官僚系统的效率,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会在多大程度上推进日本落实建设医院船,仍然不得而知。不过,“钻石公主”这艘“瘟船”,至少让这个话题又重新进入了日本公众的视野。



▲当初那份报告中,论证了五种医院船方案,包括综合型(新造/方舱改造)、急性病型(新造/方舱改造)和慢性病型。图为设想的综合型医院船(新造),配备有可使用气垫登陆艇的坞舱,和大面积直升机甲板,也是各方案中尺寸最大、费用最高的一型




▲在日本设想的医院船用途中,灾害地的医疗卫健设施因地震海啸等天灾被摧毁,由医院船代行职能,是重要的应用场景

客观的说,以日本的综合实力,建造大型医院船并不存在技术难题,主要的问题还是在方案选择、费用谁出这些方面。在上文提及的报告中,日本人也承认新造医院船虽然功能全面,但费用较高(甚至考虑了民间财团“众筹”费用的可行性);使用医疗方舱改造的医院船成本较低也更灵活,但需要时间完成平战转换,应对突发疫情时不够迅速,且医疗收治水平也不如专业医院船。



▲总之如果日本今年打算认真讨论这个话题,那份报告都可以拿起来改改就用,图为论证如果建造两艘医院船,应该如何配置的内容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军用医院船,还是“灾害时多目的船”,主要的任务仍以“治伤”为主,应对烈性传染病的能力相对并不是那么突出。如果日本受此次疫情刺激,要求发展能够应对大规模传染病的医院船,那就需要具备更加严格的隔离能力,和更加合理的船内分区和通风设计,这些都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提高船只的建造和维护成本。



▲海湾战争时,美国海军用超级油轮改装的“仁慈”号医院船就被派遣至印度洋,以备接纳可能的大量战伤人员——虽然实际上并没有用上


总之,无论这次日本将如何决定建造自己的专业医院船,也肯定赶不上用来处置这次疫情了。所以,将来日本可能拥有的医院船,仍将回到“灾害时运用”与“国际紧急援助”为主的用途上来,后者还将是日本继续强化其国际影响力的重要手段。如果最终决定让海上自卫队装备医院船的话,它将成为有朝一日与盟国在海外共同作战时的“战地医院”,是自卫队进一步“走出去”的重要保障。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