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大流行背后,历史轮回,世界重塑,未来巨变!

来源:中国新闻网 日期:2021-01-01

中新网12月29日电(刘丹忆、李弘宇、孔庆玲、孟湘君)2020年,在令人瞠目的全球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背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悄然改变了世界运转的方式,重新定义了未来。

的确,这是非同寻常的一年。这一年所发生的一切,犹如向湖面掷入一块巨石后的余波荡漾,一圈圈涟漪向全球无限扩散,将波及接下来的至少十年。

当地时间12月21日,欧盟多国对英实施交通封锁,英国无法出境的长途卡车排起长队。

01.从英国的“百年孤独”说起

几天前的深夜,位于英吉利海峡的英法海底隧道,被紧急关闭。法国担忧,在大不列颠岛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会飞越海峡,散播至欧洲大陆。但这一切无济于事,截至12月28日,变异病毒已蔓延到17个国家和地区。

终于在2020年脱欧“单飞”的英国何曾料到,自己这波逆向操作,竟会从主动与欧洲分离,变成被迫和欧洲隔离;更意难平的是,自己有一天会被叫做“欧洲病夫”,被“前任”欧盟毫不犹豫地拒之门外。

历史上,曾有过相似一幕。

1831年,同样在那片海域,英国军舰严阵以待,企图把欧洲大陆的病菌挡在境外。但霍乱还是如“幽灵般”登陆英国,甚至跨过大西洋传到美洲,成了“世界病”的代名词。

189年后的今天,时空距离极大缩短,病毒的蔓延速度和影响范围,远超当年;而世界的应对方式,却出现倒退。

疫情暴发初期,抗疫物资十分抢手,原定驶往瑞士,满载抗疫物资的卡车半途中被德国海关拦截;而预定运往德国的口罩,又在泰国机场被美国“截胡”。

这种“现代海盗”的行为,发生在21世纪全球化程度和文明程度最高的欧美国家间,让有些人难以置信。但其释放的信号不言自明:全球治理体系局部失灵,有地方出了问题。

当地时间7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一家军事医疗中心,首次公开佩戴口罩。

02.美国留下一地鸡毛,多极化格局加速

更引人注目的,是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单边主义、排外主义和反智主义特征日趋凸显。当信任总统的民众喝下清洁剂试图“体内消毒”的同时,核酸检测阳性且身无分文的外国移民,正被美国政府打包“踢”到边境墙另一边。

对外“甩锅”转嫁责任,成为全球化升级到4.0版本以来,涌现的另一股逆流。在这件事上继续充当主角的美国,无视构建全球抗疫统一战线的紧迫性,转身退出世卫组织,留下一地鸡毛,和“冠”绝全球的1900多万确诊病例。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欧洲人对美国的好感度正在下降。76%的德国人对美国看法恶化,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正在弱化。而与之对应的,是疫情刺激下,世界多极化格局的加速深化。

面对严峻形势,非盟、欧盟、东盟分别召集高级别会议,主旨围绕两个字——团结。国家间、区域间强化合作的主张,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声音被放大。今年,联合国成立75周年会议通过的宣言指出,“多边主义不是一种选项,而是一种必要”。

正如恩格斯所说:“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

“疫情重塑了大国关系和政治格局,全球东升西降的趋势进一步强化。中美两大经济体的力量差距对比缩小。”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秀军指出。

尽管疫情给传统的产业链、物流链的要素流动带来阻碍,但“如果有些人想以疫情为由,给全球化写‘讣告’的话,那是没抓住要领。”《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指出。

“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徐秀军也认为,“疫情在另一个维度,使这个世界联系更加紧密。数字技术的应用,催生了数字经济,它可以跨越物理距离,使世界变得更加一体化。”

那么,疫情大流行后的全球化,会变成什么样?英国《金融时报》预测,一个可能的趋势就是脱离“事物全球化”,转而支持更多的“虚拟全球化”。

03.基于互联网的生活方式重新定义未来

当防疫隔离使每个人仿若置身孤岛时,人们生活的重心从线下转到线上。流媒体平台、通讯交流软件、线上游戏、电商和外卖等,变成了岛与岛之间不可或缺的联结。

当地时间5月18日,第七十三届世界卫生大会以视频会议形式举行开幕式。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这一年,小到个人,大到国家甚至全人类的命运,也都通过互联网展开磋商。3月26日,G20特别峰会在线上召开。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和与会国际组织负责人跨越不同时区,仅用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会议议程,达成一致声明。

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续会视频会议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通过屏幕,向各国呼吁团结。

远程办公、网上教学、“云端”毕业、婚礼直播、在线看展、VR旅游……全球范围内,“云端”服务在疫情期间呈爆发式增长,奈飞(Netflix)2020年上半年新增2600万个订阅用户,接近去年总和;任天堂Switch游戏机全面断货,《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游戏服务器被玩家挤崩;《赛博朋克2077》走红,让2020年看起来更像科幻小说了。

发表于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官网上的一份研究称,游戏是促进成长和联系的重要工具。疫情期间,甚至能对老年人心理健康产生同样积极的影响。

登上“云端”的,还有靠“人气”生存的体育及文旅产业。为填补球迷们的“空虚”,墨西哥足协办起了线上足球联赛;为推介本国文化,埃及旅游和文物部发起“在家中体验埃及”活动,民众可通过配有讲解的视频,虚拟参观埃及主要博物馆和考古场所。

虚拟与现实结合得更紧密了,“人们表达真切关心或关怀的方式,已发生变化”。加拿大作家格蕾琴·麦卡洛克说,对许多人来说,书面交流突然首次变得能够反映一个人们需共同面对的现实。

04.心理问题的大流行呼啸而来

某些时刻,“人们在谈论回归常态,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流行病与社会:从黑死病至今》的作者弗兰克·斯诺登说。“在新冠大流行之后……心理问题的大流行”随之呼啸而来。

资料图:罗马市中心特莱维喷泉前的一道封锁栅栏。

英国研究发现,病患从重症监护病房出来后,约40%的人会出现焦虑症状,30%的人患有抑郁症,20%的人则被创伤后应激障碍症困扰。

与此同时,《柳叶刀》研究发现,因疫情和失业而加剧的焦虑情绪、面对隔离而产生的孤独感等,会引起一连串的心理问题。

更可怕的是,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收入不平等加剧、社会矛盾激化、信任危机等“次生灾害”,进一步引发了部分国家普通民众的仇恨、排外情绪。

对此,徐秀军指出,之所以出现这类现象,首先是民众对新冠病毒本身认识不足导致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补充举例称,美国特朗普政府在戴口罩问题上的态度一直听之任之,并在未做好基本防控的情况下,急推复工复课,最终导致该国疫情防控越发混乱。基于此,人们的心态也急剧变化。

05.后“大萧条”时期,谁能绝地反击?

放眼这一年的世界,疫情终结了美国128个月的历史性经济增长周期,欧元区经济预计衰退7.3%;在亚洲,日本旅游刺激政策被迫暂停,东京奥运最终能否举办仍悬而未决。俄罗斯、南非、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受疫情拖累,经济不确定性高企。

当地时间6月17日,美国肯塔基州国会大楼外,上千名在疫情期间失业的美国民众排队等候进入大楼。

全球范围内,超六分之一青年因疫情失业,5亿人重回贫困线以下;亚洲开发银行统计显示,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在5.8万亿至8.8万亿美元之间。

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下滑4.4%,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3月,美股上演“过山车”般的暴跌,10天内4度熔断,89岁“股神”巴菲特也遭遇了“活久见”;4月,美国石油期货价格甚至出现史上首次负油价;数月来,全球供应链更遭严重冲击。

但九方金融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主任肖立晟表示,虽然疫情给经济造成的影响在短期内难以消弭,但各国政府不会再像疫情刚暴发时那样措手不及。

经合组织表示,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将增长4.2%。中国和韩国因为应对疫情总体良好,其经济在全球增长中将占很大比重。而欧美对经济复苏的贡献,要小于它们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

06.有了“救世解药”,抗疫马拉松何时能抵终点

生物医药科学因这场疫情,实现重大突破。俄罗斯于8月率先宣布全球首款新冠疫苗“卫星-V”注册成功;12月8日,英国成为第一个大规模接种疫苗的国家;美国也于12月14日开始首轮接种。

但诸如辉瑞疫苗在内的疫苗储存条件极为苛刻,导致部分疫苗在运输过程中报废。再加上多名首批接种人员产生不良反应,和科学宣传不到位,打击了人们的接种意愿。

当地时间12月5日,俄罗斯莫斯科,一名男子接种新冠疫苗。

尽管新冠疫苗被视为突破疫情阴霾的曙光,但这点“希望之光”,目前还无法洒遍全球每个角落。

肯尼亚、缅甸、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乌克兰,共有140多万新冠病例,但它们只能通过全球新冠疫苗供应计划“等待分配疫苗”。而确诊超43万例的加拿大,早已订购了4亿多剂疫苗,足够每位公民接种五次。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曾提到:“现在有一个真正的风险,那就是最贫穷和最脆弱的人,可能会在抢购疫苗狂潮中被践踏。”

沈骥如指出,疫苗应该公平分配,特别是科技、生物技术比较发达的国家,除了要满足本国需要,还应考虑到支援其他没有疫苗生产能力的国家。否则,即使有“救世解药”,抗疫“马拉松”也难抵终点。

历史学家认为,大流行通常有两种意义上的结束:一种是医疗意义上的结束,出现在发病率和病亡率大幅下降之时;另一种是社会意义上的结束,发生在人们对疾病的恐惧逐渐消退之时。

“未来大流行的结束,并不是因为征服了疾病,而是因为人类厌倦了恐慌模式,被迫学会了与疾病共存。”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